真人游戏字幕下载 七星国际真人游戏 真人游戏化妆 真人游戏gamer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 娱乐真人游戏 兰桂坊真人游戏下载 龙虎真人游戏机破解 二人麻将美女真人游戏 美高梅真人游戏 ag真人游戏零审核 真人游戏有什么 真人游戏9 e世博真人游戏 网上真人游戏免费试玩
你所處的當前位置是:首頁 > 民協園地 > 民教沙龍
向海豚教練學“哨子”育兒法
作者:    來源:    日期:2015-08-13 09:45:25    瀏覽:532

QQ圖片20150813085844.jpg

訓練海豚和教育孩子間會有怎樣的聯系?在最近的一場育兒講座上,《超級育兒師》央視節目公益熱線專家馬綺敏就以訓練海豚的故事為例,形象地告訴家長 “吹哨子”的力量是多么大。
 
孩子也需要家長的“哨子”
 
如果背景中的“海豚”代表孩子,那么“教練”就是家長, “魚”是代表物質或精神滿足,而“哨子”則代表了正面強化的力量。馬綺敏說,家長不能只給孩子“魚”,這樣孩子會變成“笨海豚”,“只得到愛和鼓勵的孩子,會失去自我意識,所以家長還需要用到‘哨子’的正強化作用。”如果沒有哨子,只有鞭子,孩子會變得叛逆,甚至選擇逃離家庭。舉一個例子,媽媽看見寶寶在沙發上不停地跳,可以選擇大聲呵斥寶寶,“不要跳,沙發都要被跳壞了!”也可以選擇在寶寶跳累的時候把他拉到一旁說,“讓媽媽看看,突然發現我家寶寶不跳的時候已經長這么高了。”馬綺敏認為,后者就是家長用“吹哨子”,即正面強化的方法幫孩子解決問題的正面例子。
 
孩子做的很多事情,父母常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比如“回到家就是要洗手的,孩子那天回家洗了手很正常。”但在馬綺敏看來,孩子做的這些小事,恰好是需要家長不斷為其“吹哨子”的事情。
2.jpg
 
 
 
多問“你是怎么做到的?”
 
那家長該如何為孩子“吹哨子”?馬綺敏談到一個例子。在一次講座上,她邀請一位家長上臺分享與孩子相處時感受到快樂的經歷。那位被邀請上臺的媽媽說,她和5歲的女兒一起去上繪畫課,女兒畫了一條長長的直線,告訴她,“這個是跑道,飛機飛;這是鐵軌,火車跑;這里有小花,媽媽你聞一聞。”媽媽邊說“好香,好香”,一邊開心得哭起來。這位媽媽分享完畢后,馬綺敏問她,“你為什么感到開心?”她說,“我開心是因為感受到了孩子的開心,我沉醉在她的開心里。”
 
“你記住了這一開心時刻,但孩子學畫畫能到這一步不是一瞬間出現的,你是怎么做到的?”馬綺敏繼續問那位媽媽。她回答,“我跟隨老師的腳步,沒有給孩子要求,只讓她跟著老師的教學走,從認識不同的顏色,到畫不同大小的點。等她畫完,我會在旁邊問她看看這像不像下雨的感覺?”馬綺敏總結這個媽媽成功時說,“因為每次都跟孩子分享,看到她的進步,也會讓她觀察其他小朋友的畫,這位媽媽感到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回報,所以特別快樂。”
 
與此同理, 凡孩子做得好時,家長在表揚之余還要問,“你是怎么做到的?”馬綺敏相信這是幫助孩子總結經驗、反思成功的方法。“你說得出來,就做得到;你說得清楚,就做得更好”,她常把這句掛在嘴邊,讓家長體會不僅要常問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也要問多孩子,“你是怎么做到的?”
 
馬綺敏的女兒在一次測試中考砸了,悶悶不樂地回到家,把試卷給媽媽分析。馬綺敏拿起卷子,看到女兒有兩種類型的題目全做對了,就問,“你是怎么做到的?”女兒告訴她,因為自己平時喜歡這兩種類型的題目,所以老師講到這類題目時她聽得更認真,而且會詳細地記下老師講了什么。馬綺敏不斷在旁邊問女兒,“還有嗎,還有嗎?”女兒自信的一面被激發出來,她不再感到失落。馬綺敏說,不斷給她“吹哨子”,讓孩子總結自己哪方面做得好,這是她安慰和鼓勵女兒的“獨家秘方”。
 
親子間需要沒有規則的自由
 
海豚有訓練池、表演池、關系池3個池子。其中在關系池里,教練與海豚只有游戲、互動,他們忘記了白天的疲勞和別扭。馬綺敏說,“和海豚與教練需要3個池子一樣,父母和孩子相處有時要有規則,有時候要有沒有規則的自由。” “哨子”是原則性的規則,是一個提醒,在大多數時候都可以出現,但家長也要努力營造與孩子的私密空間,這里沒有指責和提醒,能讓孩子感覺到與父母的貼近。
 
在這個自由空間里,只需要“魚”的出現。 對于孩子來說,“魚”代表愛和高質量的陪伴,家長和孩子可能只需要一張大床,在床上玩騎大馬。馬綺敏提到一個學員爸爸和妻子都是醫生,平時工作很忙,但每周都會抽出一小時,一般是在周末孩子洗完澡以后,爸爸、媽媽和寶寶三人在主人房的床上,“唱歌、跳舞、表演故事、玩騎大馬”,這個家長非常享受與孩子丟掉規則投入地玩耍的時間。 一次,這個爸爸帶孩子去了大鵬半島,孩子第一次看到小羊,大叫“狗狗”。爸爸說,“因為周圍養狗的朋友比較多,孩子只見過狗,所以把羊也看成了狗,一家人笑得很開心。”所以,“關系池”并不一定需要一個舒適、封閉的環境,大自然也可以成為家長與孩子無規則互動的場所。
 
只要享受互動,糟糕的環境也可以變成家長增進親密的“關系池”。馬綺敏的丈夫是個飛行員,女兒幼年時他長期飛在天上,“那時候女兒剛學會講話,學會了說‘爸爸’。一家人好不容易有時間出門玩,又遇上堵車,本來是很糟糕的事情,但爸爸就可以把堵車變成開心的時刻。” 女兒每隔一會兒就在后座喊一句 “爸爸”,爸爸在駕駛座上回應一句“哎”。有時候,塞得停住了,爸爸就回頭看女兒,給她一個回應,“爸爸在這里,聽到了。”女兒就一直喊著“爸爸”。所以即使塞車,爸爸都很開心。
 
“讓我們開心的感受,也需要不斷‘吹哨子’。”馬綺敏說,這是她給自己提醒,她的潛意識收集了很多自己成功的做法,并不斷得到一個反省作為回饋。如果家長總是對窩火的事情記憶猶新,反而容易把開心變成煩惱,所以馬綺敏強調,在遇到困難時,先認同孩子的感受,然后再自我強化對孩子的認可。
 
小心親子間的“權力斗爭”
 
在表演池,海豚就算做錯了動作,教練也不會不去責備它,而是會給它魚做安慰。故事中的“表演池”正如公共場合,是家長和孩子面對其他人時的狀態。如果家長也能像海豚教練那樣,當孩子在眾人面前犯錯時,不大聲批評,而是仍表示出對他的愛,這樣便會建立起親子間充分、沒有隔閡的信任。
 
在公共場合,孩子的“要面子”、 “頑固”或“自作主張”,其實是因為成長到一定階段時孩子變成了家庭“權力斗爭”的一分子,他們想要挑戰家長的權威。 馬綺敏說,“如果這時你還總在告訴孩子,這樣做不對,這樣是錯的。或者總讓孩子看到你需要時時掌握家里大小事情發展的全部動態,這會讓孩變得懦弱或叛逆。”
 
背景資料:海豚教練的“哨子”
 
在訓練池里,海豚教練有一把哨子,還有很多魚,每當海豚完成了教練要求的動作,教練就吹一聲哨子,給它一條魚,這組動作重復了很多次;訓練好后,海豚要去表演池,那里有觀眾,海豚會按照以往訓練的方式表演。不同的是,在表演池,它做對了動作,教練會給它一聲哨子,做錯動作沒有哨子,可有一條魚。
 
海豚不是完美的,它有時會忘記動作,雖然不能得到哨子,但它仍然會得到一條魚;表演結束后,很累的海豚會和教練來到關系池,這里沒有哨子只有魚,海豚和教練在關系池里只有游戲、互動,而沒有任何訓練。
 
 
太全神貫注,也可能是注意力缺失的表現
3.jpg
 
 
上課時,全班同學正在認真聽講,小明卻突然對老師說:“老師,外面下雨了。”吃飯時,軒軒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電視,家長在身邊連聲呼喚她也聽不見……這些情況,都被資深青少年行為習慣訓練專家陳承毅解釋為孩子注意力缺失的表現。日前,在深圳市龍崗區青少年活動中心,陳承毅圍繞兒童注意力的問題,和到場的家長進行了交流。
 
“全神貫注”也可能是注意力缺失
 
在講座中,陳承毅提出了幾個常見的對注意力的理解誤區。其中,最讓在場家長覺得意外的是“太全神貫注,也可能是注意力缺失的表現”這一觀點。有家長表示,自己的孩子做事非常投入,特別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時,比如看電視、玩電腦,往往聽不到家長的大聲呼喚。這是注意力集中的表現,怎么會是注意力缺失呢?
 
對此,陳承毅說,注意力的維度有多個方面,我們俗稱的投入或者專注只是其中一個方面,而注意力的轉移則是另一個方面。過度投入或者過度專注,表面上看是注意力非常集中的表現,但因為過度專注導致的注意力轉移問題突出,也是注意力缺失的表現。“如果長期‘全神貫注’,就是出現了注意力轉移問題,這會損傷注意力的生理機制,換句話說,對其專注度也會有影響。因為,人的生理機制是系統發揮作用的。”
 
不過,陳承毅反對家長生硬打斷的注意力轉移方法。比如,當孩子正全神貫注地投入一件事情時,父母卻要用零零碎碎的語言打斷孩子,這樣做的傷害非常大。“因為年齡小的原因,很多孩子的生理機制還不健全,其注意力也在逐漸完善,父母零碎的干擾,不但不利于培養孩子注意力,還有可能會導致孩子注意力無法集中。”
 
注意力缺失不等于“情商低”
 
注意力缺失可能帶來的問題很多,比如理解力差、看不懂別人的 “臉色”等等,這些問題很容易和情商低這個概念等同起來。注意力缺失和情商低存在因果關系嗎?情商低的問題會不會隨著注意力問題的改善而消失呢?
 
比如,孩子難以與同學形成正常的朋友關系,容易與人產生沖突;經常觸怒老師和家長,不聽從師長的教導,變得任性和逆反;很容易錯誤理解他人傳遞訊息的真實含義,導致人緣不佳等。在一般人看來,這些是“情商低”的表現。對此,陳承毅說,上述幾個表現,的確是注意力缺失和“情商低”的共同表現,但他提醒,“情商低”和注意力缺失是兩個概念,兩者沒有必然的聯系。因為,注意力缺失的問題包括視覺系統失調、觸覺系統失調、聽覺系統失調、本體感覺失調、前庭感覺失調等多方面的歸因,這些多方面的歸因會導致兒童在理解力、認知力、感受力中的某一或者多種方面出現問題,從而影響孩子的溝通能力和人際關系。“部分注意力缺失的問題會導致孩子看起來‘情商低’,但一個情商正常的孩子,一旦注意力缺失的問題得到解決,情商低的問題也會隨之解決。”陳承毅說。
 
注意力缺失導致自信心喪失
QQ圖片20150811172152.jpg
注意力缺失除了會影響孩子的學業和人際關系外,更嚴重的后果是可能導致孩子自信心喪失。在一次學生活動時,陳承毅發現,有一個一年級的孩子在自我介紹環節總是不肯上到臺前,一拖再拖,直到最后一個才上場,而且表現出非常緊張的樣子。
 
自我介紹時,這個孩子開口就說:“我是個很蠢的人。”這引來臺下哄堂大笑,都以為這個孩子是在玩幽默。可接下來,孩子越講越離譜,說自己很糟糕,什么事情都做不好,自己最好的朋友也離開了自己,爸爸媽媽不喜歡他,同學們都不喜歡和他玩……臺下的聽眾越聽越安靜,心情也從最初的輕松變得沉重起來。
 
陳承毅課后和這個孩子溝通,發現他就是因注意力缺失而導致自信心極度下降,所以自我介紹時他會貶低自己,認為自己是“很蠢”、“很糟糕”的人。
 
孩子注意力缺失,表面上是一個行為問題,但其實還會引發嚴重的心理問題,自信心喪失就是其中之一。除此之外,長期有注意力缺失問題的孩子在學習、生活中,會變得不再主動、積極,而是被動和消沉,成為一個“問題學生”,抗挫折能力變差,缺少克服困難和信心的勇氣。
 
注意力問題宜“早發現,早解決”
5.jpg
 
更讓家長關心的是,發現孩子有注意力缺失問題,應該怎么辦?解決這一問題的最佳年齡是幾歲?對此,陳承毅給出了一些建議。他說,孩子注意力的問題,“越早發現,越早解決”是最佳的途徑,他認為,3至6歲是解決孩子注意力缺失問題的黃金階段。
 
解決兒童注意力缺失的問題,有很多種方法,家長可以通過讓孩子游泳、騎車、跳繩、書法、繪畫等一般的方式來調節注意力缺失的問題。當然,系統專業的方法才是最有效的,專業的方法有藥物抑制法、腦電波反饋法、肢體訓練法、感統訓練法、心理干預法、催眠治療法等等。不過,陳承毅最推崇的方法是結合上述幾種方法的一種家庭全員參與的系統訓練法,他稱之為“家庭整體訓練法”。
 
陳承毅認為,與其他專業方法相比,“家庭整體訓練法”有其獨特的優勢,“與其他傳統的專業方法相比,家庭整體訓練法能夠做到量身定制,改變了傳統的千人一訓的模式,根據孩子的實際情況,一人一方案,針對性很強。”因為有家長的參與,孩子的配合程度也會好很多。此外,此法不用給孩子服用藥物,杜絕了很多因為藥物治療帶來的副作用。
 
“問題媽媽”的“下鄉養兒”體驗:以合適的愛幫助孩子成長
 
4_副本.jpg 
 
馮麗麗,河北人,其與丈夫皆有輕度社交障礙,現都為自由職業者。二人育有一女天天。2009年夏天,其一家從北京市搬到昌平郊區。此前,8歲的天天因害怕上學,已經在家休學一年半。馮麗麗和丈夫白天輪流去出版社校稿,剩下的時間陪女兒爬山、逛公園、騎單車。在一次講座上,馮麗麗認識了喬艷坤,一位對幼兒教育頗有研究的專家,并聽從其建議嘗試“下鄉養兒”。3個月后,天天的問題開始好轉。2010年,馮麗麗與丈夫帶著渴望返校與更多同學交往的天天回到北京。此后,天天的學業步入正軌,現于北京某中學初一某班擔任班長。
 
下鄉之初,馮麗麗就開始記錄他們一家的生活狀態和女兒的問題,筆觸間沒有避諱她和丈夫對天天的教育表現出的各種焦慮。回京后,馮麗麗整理了記錄的“下鄉”筆記,歷經5次修改后,于2014年5月正式出版,書名為《下鄉養兒》。
 
“下鄉養兒”是一種不多見的育兒嘗試,但在此,我們并不把它當一個育兒范本來推介,包括親身體驗者馮麗麗本人也對此表示認同,她并不試圖將《下鄉養兒》歸類為育兒心經,書中也鮮有經驗性總結,多是平和地記錄“下鄉養兒”的體驗和問題。無論在鄉下還是在城里,該有的育兒問題仍會出現,“下鄉養兒”只是讓馮麗麗找到了一種合適的態度去面對這些問題,這也正是她想與讀者分享的育兒新視角。
 
 
1、“問題孩子”背后有“問題家長”
 
27歲生育天天前,馮麗麗開始接觸幼兒教育。撫養天天的過程中,她也不斷參加育兒培訓班更新教育知識,但據她所言,就像盲人看著地圖找路,收效甚微,她的天天依舊是個敏感、易焦慮的孩子。比如,馮麗麗嘗試過書籍和專家都推薦的“鼓勵法”,但受到無數追捧的鼓勵教育運用到鮮活的個體身上,也發生了變異,她說,“就算我告訴天天‘你很棒’,她也會懷疑地問,‘真的嗎?媽媽你又失望了。’”
 
馮麗麗可以理解女兒的這些問題,并認為自己難辭其咎:幼年喪父,母親一人拉扯大三姐妹,最小的妹妹頻繁惹禍,憂慮的母親傷心時常念叨的“活不成了”……這些經歷變成了自己心里的一道坎。她覺得自己不時表現出的脆弱與焦慮會不知不覺地感染孩子。所以她說《下鄉養兒》其實是一本寫“問題家長”帶“問題孩子”的書。
 
書中就有她對自己“不懂教育”的描述:天天干擾東東寫作業,被東東打了一下,馮麗麗給她出主意——下次他擰你你也擰他。但喬艷坤卻糾正她說,“是天天干擾東東寫作業在先,下次你聽見她告狀時可以先問問情況:怎么回事?他為什么打你?誰先動手?她就會知道東東為什么生氣,什么情況下做什么事不合適了。”
 
《下鄉養兒》成稿后修改了5次,其中一次,一個饒有興趣的出版人給她提了意見:讓她把下鄉的經歷改成充滿懸念、富有哲理、故事緊湊,人物更有趣的“小說體”。
 
馮麗麗把自己關在屋子里寫了兩天,最后還是改回原來的樣子。直到去年,這本書才最終出版。面對漫長的等待,馮對自己解釋,“誰愿意看一本問題家長帶著問題孩子寫成的書呢?”但寫作這本書卻為她梳理出下鄉養兒過程中摸索到的育兒方式:以合適的愛幫助孩子成長。
 
 
2、在田野,想通“是黃瓜就會結黃瓜”
QQ圖片20150811172408.jpg
 
一開始,馮麗麗對能否通過鍛煉使天天早日重返校園并無把握,而且下鄉初期,她和丈夫就遇到了一個問題:怎樣培養天天的獨立意識?
 
喬艷坤告訴馮麗麗,“做飯這件事對天天非常重要,這對她的自立能力、條理性、辦事能力都非常有好處,她能從這件事收獲巨大的成長。”接受了這個觀點,馮麗麗開始督促天天做飯,丈夫勸她別這么心急,她說,“不行啊,再拖下去,什么時候才能回到學校啊?”
 
夫妻二人哄著天天做午飯,天天學會了米飯、魚、包子的做法。她偶爾也會要求減少工作量,但大部分時候,馮麗麗選擇嚴格執行讓天天早日獨立的計劃。
 
有一次,天天端鍋時粥灑了,腳被燙傷,馮麗麗看天天哭著在水龍頭邊沖腳,就主動打了水給她泡腳,然后把飯端到床頭給她,喬艷坤說,“其實天天的疼只有一分,她的情況可以自己倒水,你不該幫她。”這一次,馮麗麗不服氣地頂撞了喬艷坤,“為了幫助孩子成長,難道父母要變成教練,家庭要變成戰場嗎?”
 
經過了激烈的心理斗爭,及與丈夫的頭腦風暴,馮麗麗最后決定不再讓天天做飯了。夫妻倆在院子里試著縷清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當天天不愿意上學,再強迫她去學校,就會加強她對老師的恐懼,并且把她的厭學癥變成了頑疾。同樣的,堅持讓天天做飯,不顧她內心的感受,她也許會變成一個讓父母無法接受的孩子。
 
“該讓孩子怎樣做”的問題一直令馮麗麗糾結,許多時候,這些糾結還會引起她和丈夫的爭吵。在一次與丈夫的爭吵后,馮麗麗沖丈夫喊,“我害怕做錯,耽誤了孩子啊。”隨后她走出房間,坐在田野看著菜地里的豆角和黃瓜架,“我似乎聽到他們說,‘不要擔心,是黃瓜就會結黃瓜,是豆角就會結豆角。’”放下了心里的壓力,女兒的問題有了答案。
 
 
3、在鄉下,女兒學會了與朋友相處
QQ圖片20150811172423.jpg
下鄉,除了讓馮麗麗找到合適的心態面對育兒的問題外,也緩解了天天的社交障礙問題。在經歷了與房東的孫子,7歲男孩東東爭吵、打架、和好的過程后,天天體會到了與人交往的樂趣。一天,母女倆一起洗衣服時,天天告訴馮麗麗,“以前我不會跟小朋友打交道,跟誰都玩不好。我現在可有辦法了。我呢,想讓東東跟我好,我就對他好,有什么事我都幫著他,向著他,他就把我當成好朋友了。”
 
馮麗麗幫助天天樹立社交信心的方法是,告訴她不要輕易對陌生人下判斷。有一次,馮麗麗帶天天去買魚,認識了店主的女兒李美,回來后,東東告訴天天不要和李美一起玩,因為“她是個笨蛋,老師也說誰和她玩就會變得和她一樣笨。” 而馮麗麗卻告訴天天,“不會的,她學習不好可能是老師講課的方法不適合她,將來會有改變的機會。而且就算她學習不好,長大以后和爸爸媽媽一起開商店,那樣過生活也很好。”天天接受了媽媽的說法,開始領著李美和東東一起玩。
 
喬艷坤則用更接近生活的方式教會天天控制情緒,應對與陌生人接觸時的不適感。喬艷坤喜歡和孩子一起做事情,一邊教孩子各種技能一邊觀察孩子的變化。馮麗麗在書中描寫到:喬老師與天天一起做飯,天天一直抱怨,“我不想做飯,我們可以不吃飯嗎?”喬艷坤不予理會,繼續用輕柔堅定的語氣告訴天天接下來應該做什么。幾天后,天天學會了做飯。
 
“這種控制方法叫注意力移位。”喬艷坤說,家長要把指導和教育孩子的控制權放在自己的手里,“我自己控制自己的情緒,這樣才不會被孩子的行為牽著走。”在教育天天時,面對天天的情緒發作——哭鬧或者悲傷,喬艷坤大多選擇繼續做手上的事情。
 
 
4、教育中最重要的是父母對孩子的愛
 
作為大膽嘗試“下鄉養兒”的家長,下鄉是馮麗麗為脆弱、敏感、脾氣大等都市“兒童病”開出的藥方。但是否下鄉吃苦,就能完美解決這些問題呢?馮麗麗絕不認同這個觀點。就像只比天天小一歲的東東,他從小生活在農村,同樣接受著父母的“訓練”,每天喂動物、清理院子、幫忙種地,但東東身上一樣會存在那些兒童都常出現的問題,但他的家長可能并不會認真思考問題產生的原因,天天就曾經告訴她,“東東做不完作業他媽媽就不讓他玩,還經常因為貪玩挨打,考試成績不好,過生日就連蛋糕都沒有。”在對東東與天天的觀察中,馮看到了相同育兒環境背后的區別。她說,“有的家長找不到合適的方法愛孩子,他們只認可能夠按照他們規劃的路線發展的孩子。不找到合適的方法愛孩子,對孩子的‘訓練’就是折磨。”
 
關于對馮麗麗一家“下鄉養兒”產生促進和幫助作用的喬艷坤,馮麗麗對她是認可與感謝的,但當《下鄉養兒》一書面市后,不少家長讀者找到馮麗麗打聽喬艷坤的聯系方式,希望她也能為自己遇到的育兒問題提供幫助。
 
對此,馮麗麗的態度很冷靜,她告訴那些家長,“一個好老師可以糾正父母的行為,一種好方式可以解決育兒的問題,但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最重要的是父母對孩子的愛,究竟什么是真正的愛,還要靠父母來摸索。”
 
真人游戏种子
真人游戏字幕下载 七星国际真人游戏 真人游戏化妆 真人游戏gamer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 娱乐真人游戏 兰桂坊真人游戏下载 龙虎真人游戏机破解 二人麻将美女真人游戏 美高梅真人游戏 ag真人游戏零审核 真人游戏有什么 真人游戏9 e世博真人游戏 网上真人游戏免费试玩